本站文本內容除另有聲明外,均在知識共享 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協議下提供。(詳情… 本站文本內容除另有聲明外,均在知識共享 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協議下提供。(詳情…中文Minecraft Wiki是完全公開的。歡迎持續參與翻譯工作中文Minecraft Wiki是完全公開的。歡迎持續參與翻譯工作Minecraft中文Wiki微博正在更新!或許有興趣去看看Minecraft中文Wiki微博正在更新!或許有興趣去看看翻譯或創建頁面之前,不妨看看譯名標準化Wiki條例頁面。翻譯或創建頁面之前,不妨看看譯名標準化Wiki條例頁面。想與其他用戶進行編輯上的溝通?社區專頁正是為此創建的。想與其他用戶進行編輯上的溝通?社區專頁正是為此創建的。需要管理員的協助?在管理員告示板留言也許可以幫到您。需要管理員的協助?在管理員告示板留言也許可以幫到您。

Herobrine/直播FAQ

来自Minecraft 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此页面仅用于Herobrine页面的来源。

此来源是英文Minecraft Wiki管理员就历史事件对Copeland的采访,此采访涉及了常被问及/想知道如何以及为什么发生那次直播的答案。
此页面允许用户查看wiki化之前的原始来源材料。

1 - 你是如何筹划此次恶作剧的?

我无意中在/v/板块中看见了原来的Herobrine creepypasta并立刻喜欢上了它。我第一件事做的是把Herobrine PS进我的一张截图里并发表在直播聊天栏中。每个人对此有相当大的反应,有些人笑了,有些人私信我问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它很恐怖。这很好,因此我知道我的下一步将会是把Herobrine带进我的一个直播流里。我花了一点点时间用头脑风暴的方法想出不同的注意,并在游戏中测试不同的东西。最初我想在SMP上这样做(SMP出了3个星期了),但是SMP在那个时候有很多漏洞,很多东西都会出错。给方块更换材质是不可能的,因为“Herobrine”墙是一堵外墙,很容易就会被看见了。我最后更换了画的材质,因为它们那时并不在我的地图中,瞥一眼它相当不错。在恶作剧的时候,我的地图有木门和铁门,因此它们不会奏效。

我像平常那样开始了直播,像平常那样玩Minecraft,但是我尽量不靠近那间有Herobrine画的房间。在直播开始的2小时后,我走进那个房间,假装去布置它,但他像计划那样就在门前。我尖叫着猛拉摄像头,这样一来没人可以好好看着他。我想这是相当可信的!

2 - 多少人在房间“里”?

没人。我原本想叫一些人在SMP里充当Herobrine,这会涉及到其他人,但因为不需要,我找不到任何原因要告诉任何人,所以我就没去找其他人。我没有向任何人承认Herobrine是真的——甚至是我的最亲密的好友——直到事件发生的一年后。

人们经常假定Patimuss和我一起策划了两个不同的图像,但那不是真的。实际上,他在直播时我并不在,甚至不知道他所做的事情,直到我后来上了网站。

3 - 你的恶作剧有许多选择。它可以是很容易的Slenderman或一个更高关注度的文化基因。为什么选择Herobrine?

像我在早些时候提及的那样,我最初喜欢原来的creepypasta。不像Slenderman或其它东西,它仅针对Minecraft。我想就是它了,真的。如果只是把一个旧的文化基因丢尽Minecraft世界里,它不会是相同的。没人会关心在Minecraft里的Slenderman图像。

4 - 你怎样认为社区对你的直播的反应?

我想几百人会享受它,在下一个星期他们就会忘掉它了。我真的没有预料到关于他所发生的许多事情——如果我预料到,我就会在我的第一个帖子中更努力来宣传我的直播让更多人进去看;]。但是严肃地说,我一点也没有预料到这个。然后再次地,Minecraft当时正变得越来越不流行——我也没预料到游戏的流行度会爆发到现在这样。

5 - 社区开始真正卷入视频时你的反应如何?

是的——很惊讶。整件事情在持续发酵。我喜欢阅读人们在原帖中的所有评论和人们开始自己发布的帖子,以及他们自己制作的假图像和假视频。很快,我就从享受帖子到我读的每个帖子都提及了我。看着它这样发酵有点不可思议。

6 - 这是否改变了直播的相关内容和听众等等东西?

绝对是。第一天左右你向上回溯10行真的找不到没提及Herobrine的记录。然后在第二天和第三天就逐渐消失了,因为直播里的常客都已经厌倦了他,许多人并没停留很长时间。我们经营一个面向成人的直播,我认为许多Minecraft社区的用户越来越年轻。我不愿意为新观众改变我的直播内容,所以最终大部分人都离开了。仍然有大量的新人过来看看,但有一小部分人留下了,我们的观众显著地增长了一点点。

7 - Herobrine的流行度什么时候爆发?有很多形式的破坏吗?还是有许多抵制?

有很多。有许多新人进入聊天然后说一些如“Herobrine在哪儿?”,“他是真的吗?”,“你是Herobrine吗?”这类问题。许多旧观众对这些内容感到很不开心。说老实话我实在放不下,但是我也做不了很多事情——我们的聊天软件受到了一点点控制。也有许多人把我归罪于Herobrine的流行原因,我很心烦,因为他们已经在每个地方听厌了关于他的内容。我明白这些,但是责任肯定不在我这里。在那是我不再能阻止它,也没有再发布关于他的帖子。

8 - 这个恶作剧捧红了你的直播一段时间,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短暂而神秘的来源。对此有新观众逗留吗

哈哈,真没有。几个月后视频完结了,原帖坟了,在一天中看见人们问及关于他的内容的次数也少了。我们获得了少量的忠实观众,尽管他们逗留在这。然后我中断了Brocraft的伙伴关系,开始了新的直播,许多人迁移到新直播,我们仍然保持着相同的聊天内容和直播频道,但是我们不再拥有旧Brocraft的URL或名称了——因此之后许多迁移了的人问及他的次数掉到几乎没有。

9 - 你什么时候制造了这个恶作剧,你认为Herobrine是怎样的?复仇的?或只是毛骨悚然的?

我总数认为他是很可怕但不危险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可以伤害玩家甚至摧毁他们的工程。对于我来说,他总是在远处,从远处看着玩家并留下他存在的蛛丝马迹。但他从来不会与你进行互动。

10 - 为什么你认为社区非常关注你的直播?

说实话,我认为直播非常令人信服。许多人都真诚地问我他是不是真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了解我的人说些像“Copeland从来不会像这样尖叫,听起来他真的害怕了”。甚至视频似乎也都非常令人信服——只要你没有暂停。因为这都是直播的,直播前2小时甚至没有提示我要干什么,它看起来像可能也许是真实的。我常常有一些担心人们不会帮助我把视频变得更流行。

11 - 你觉得你要为Herobrine的流行负责吗?

不见得。诚然,我对直播进行的方式很开心,我认为它非常令人信服,如果没有直播,Herobrine可能只会停留在默默无闻的Creepypasta——但正是社区令他变得更流行。在最初的直播以及后来的社区帖子之后,我已经完成了。我没有干其它事情来帮助Herobrine变得更流行。我估计我是Herobrine流行的开端,而不是把他变得流行的帮手。也许这更合适。

12 - 你对Mojang引入Herobrine的立场有何想法?

我认为Herobrine不应该被添加到游戏中。我想这会破坏许多让Herobrine变成他的样子的东西。一旦你把它变成了经典,你就不能再让他变成传奇或谣言,这是最有趣的。

13 - 你如何评价Herobrine Mod的传播?特别是你喜欢的部分或不喜欢的部分?

我实际上从未听见有这个Mod直到现在。我在社区上找到了最流行的“Herobrine Mod”——我假定这个Mod是你说的那个Mod。我阅读了它的帖子,观看了它的视频,它似乎一点也不像我这个版本的Herobrine。但那是美丽的都市传说,你可以自由解释你怎样喜欢它,然后展开故事,加上你自己的内容。

14 - 直播之后Brocraft发生了什么?

恶作剧之后的几个月我离开了网站。我和我之前的一个朋友运营着网站,我们之间在关于网站上什么内容是可接受的有巨大分歧,之后我结束我了我的直播。他保留URL和“Brocraft”的名字,我保留着直播频道。我真的不确定在那以后发生了什么。

15 - 你现在对Herobrine有什么想法?

说实话,我对他并没有很多想法。Herobrine在一段时间很有趣,但很快就过时了。过去2年,我真的没有对Herobrine抱有很多想法。如果我看见他被提及了,我会想“噢,嘿,Herobrine,我想起他了。”,那就是我的想法。一些在我直播中的好友列表的人告诉我我在维基百科有了关于我的页面。这个页面不正确地说我已经结婚2年了。

16 - 如果你有第二次机会,你会以不同的方式完成这次直播吗?

嗯,不会。我可能会在社区原帖中插入直播,但也就那样。我很开心我对整个Herobrine的贡献,我不认为我可以为他做更多事情,甚至是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