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文本内容除另有声明外,转载时均必须注明出处。(详情…中文Minecraft Wiki是完全公开的。请勇于扩充与修正内容!Minecraft中文Wiki微博正在更新!或许有兴趣去看看想与其他用户进行编辑上的沟通?社区专页正是为此创建的。翻译或创建页面之前,不妨看看译名标准化Wiki条例页面。需要管理员的协助?在管理员告示板留言也许可以帮到您。>

Herobrine/直播FAQ

出自Minecraft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此頁面僅用於Herobrine頁面的來源。

此來源是英文Minecraft Wiki管理員就歷史事件對Copeland的採訪,此採訪涉及了常被問及/想知道如何以及為什麼發生那次直播的答案。


此頁面允許用戶查看wiki化之前的原始來源材料。

1 - 你是如何籌劃此次惡作劇的?

我無意中在/v/板塊中看見了原來的Herobrine creepypasta並立刻喜歡上了它。我第一件事做的是把Herobrine PS進我的一張截圖裡並發表在直播聊天欄中。每個人對此有相當大的反應,有些人笑了,有些人私信我問這是不是真的,因為它很恐怖。這很好,因此我知道我的下一步將會是把Herobrine帶進我的一個直播流裡。我花了一點點時間用頭腦風暴的方法想出不同的注意,並在遊戲中測試不同的東西。最初我想在SMP上這樣做(SMP出了3個星期了),但是SMP在那個時候有很多錯誤,很多東西都會出錯。給方塊更換材質是不可能的,因為「Herobrine」牆是一堵外牆,很容易就會被看見了。我最後更換了繪畫的材質,因為它們那時並不在我的地圖中,瞥一眼它相當不錯。在惡作劇的時候,我的地圖有木門和鐵門,因此它們不會奏效。

我像平常那樣開始了直播,像平常那樣玩Minecraft,但是我儘量不靠近那間有Herobrine繪畫的房間。在直播開始的2小時後,我走進那個房間,假裝去布置它,但他像計劃那樣就在門前。我尖叫著猛拉攝像頭,這樣一來沒人可以好好看著他。我想這是相當可信的!

2 - 多少人在房間「裡」?

沒人。我原本想叫一些人在SMP裡充當Herobrine,這會涉及到其他人,但因為不需要,我找不到任何原因要告訴任何人,所以我就沒去找其他人。我沒有向任何人承認Herobrine是真的——甚至是我的最親密的好友——直到事件發生的一年後。

人們經常假定Patimuss和我一起策劃了兩個不同的圖像,但那不是真的。實際上,他在直播時我並不在,甚至不知道他所做的事情,直到我後來上了網站。

3 - 你的惡作劇有許多選擇。它可以是很容易的Slenderman或一個更高關注度的文化基因。為什麼選擇Herobrine?

像我在早些時候提及的那樣,我最初喜歡原來的creepypasta。不像Slenderman或其他東西,它僅針對Minecraft。我想就是它了,真的。如果只是把一個舊的文化基因丟盡Minecraft世界裡,它不會是相同的。沒人會關心在Minecraft裡的Slenderman圖像。

4 - 你怎樣認為社區對你的直播的反應?

我想幾百人會享受它,在下一個星期他們就會忘掉它了。我真的沒有預料到關於他所發生的許多事情——如果我預料到,我就會在我的第一個帖子中更努力來宣傳我的直播讓更多人進去看;]。但是嚴肅地說,我一點也沒有預料到這個。然後再次地,Minecraft當時正變得越來越不流行——我也沒預料到遊戲的流行度會爆發到現在這樣。

5 - 社區開始真正捲入影片時你的反應如何?

是的——很驚訝。整件事情在持續發酵。我喜歡閱讀人們在原帖中的所有評論和人們開始自己發布的帖子,以及他們自己製作的假圖像和假影片。很快,我就從享受帖子到我讀的每個帖子都提及了我。看著它這樣發酵有點不可思議。

6 - 這是否改變了直播的相關內容和聽眾等等東西?

絕對是。第一天左右你向上回溯10行真的找不到沒提及Herobrine的記錄。然後在第二天和第三天就逐漸消失了,因為直播裡的常客都已經厭倦了他,許多人並沒停留很長時間。我們經營一個面向成人的直播,我認為許多Minecraft社區的用戶越來越年輕。我不願意為新觀眾改變我的直播內容,所以最終大部分人都離開了。仍然有大量的新人過來看看,但有一小部分人留下了,我們的觀眾顯著地增長了一點點。

7 - Herobrine的流行度什麼時候爆發?有很多形式的破壞嗎?還是有許多抵制?

有很多。有許多新人進入聊天然後說一些如「Herobrine在哪兒?」,「他是真的嗎?」,「你是Herobrine嗎?」這類問題。許多舊觀眾對這些內容感到很不開心。說老實話我實在放不下,但是我也做不了很多事情——我們的聊天軟體受到了一點點控制。也有許多人把我歸罪於Herobrine的流行原因,我很心煩,因為他們已經在每個地方聽厭了關於他的內容。我明白這些,但是責任肯定不在我這裡。在那是我不再能阻止它,也沒有再發布關於他的帖子。

8 - 這個惡作劇捧紅了你的直播一段時間,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短暫而神秘的來源。對此有新觀眾逗留嗎

哈哈,真沒有。幾個月後影片完結了,原帖墳了,在一天中看見人們問及關於他的內容的次數也少了。我們獲得了少量的忠實觀眾,儘管他們逗留在這。然後我中斷了Brocraft的夥伴關係,開始了新的直播,許多人遷移到新直播,我們仍然保持著相同的聊天內容和直播頻道,但是我們不再擁有舊Brocraft的URL或名稱了——因此之後許多遷移了的人問及他的次數掉到幾乎沒有。

9 - 你什麼時候製造了這個惡作劇,你認為Herobrine是怎樣的?復仇的?或只是毛骨悚然的?

我總數認為他是很可怕但不危險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他可以傷害玩家甚至摧毀他們的工程。對於我來說,他總是在遠處,從遠處看著玩家並留下他存在的蛛絲馬跡。但他從來不會與你進行互動。

10 - 為什麼你認為社區非常關注你的直播?

說實話,我認為直播非常令人信服。許多人都真誠地問我他是不是真的。甚至有一段時間了解我的人說些像「Copeland從來不會像這樣尖叫,聽起來他真的害怕了」。甚至影片似乎也都非常令人信服——只要你沒有暫停。因為這都是直播的,直播前2小時甚至沒有提示我要幹什麼,它看起來像可能也許是真實的。我常常有一些擔心人們不會幫助我把影片變得更流行。

11 - 你覺得你要為Herobrine的流行負責嗎?

不見得。誠然,我對直播進行的方式很開心,我認為它非常令人信服,如果沒有直播,Herobrine可能只會停留在默默無聞的Creepypasta——但正是社區令他變得更流行。在最初的直播以及後來的社區帖子之後,我已經完成了。我沒有干其他事情來幫助Herobrine變得更流行。我估計我是Herobrine流行的開端,而不是把他變得流行的幫手。也許這更合適。

12 - 你對Mojang引入Herobrine的立場有何想法?

我認為Herobrine不應該被添加到遊戲中。我想這會破壞許多讓Herobrine變成他的樣子的東西。一旦你把它變成了經典,你就不能再讓他變成傳奇或謠言,這是最有趣的。

13 - 你如何評價Herobrine Mod的傳播?特別是你喜歡的部分或不喜歡的部分?

我實際上從未聽見有這個Mod直到現在。我在社區上找到了最流行的「Herobrine Mod」——我假定這個Mod是你說的那個Mod。我閱讀了它的帖子,觀看了它的影片,它似乎一點也不像我這個版本的Herobrine。但那是美麗的都市傳說,你可以自由解釋你怎樣喜歡它,然後展開故事,加上你自己的內容。

14 - 直播之後Brocraft發生了什麼?

惡作劇之後的幾個月我離開了網站。我和我之前的一個朋友運營著網站,我們之間在關於網站上什麼內容是可接受的有巨大分歧,之後我結束我了我的直播。他保留URL和「Brocraft」的名字,我保留著直播頻道。我真的不確定在那以後發生了什麼。

15 - 你現在對Herobrine有什麼想法?

說實話,我對他並沒有很多想法。Herobrine在一段時間很有趣,但很快就過時了。過去2年,我真的沒有對Herobrine抱有很多想法。如果我看見他被提及了,我會想「噢,嘿,Herobrine,我想起他了。」,那就是我的想法。一些在我直播中的好友列表的人告訴我我在維基百科有了關於我的頁面。這個頁面不正確地說我已經結婚2年了。

16 - 如果你有第二次機會,你會以不同的方式完成這次直播嗎?

嗯,不會。我可能會在社區原帖中插入直播,但也就那樣。我很開心我對整個Herobrine的貢獻,我不認為我可以為他做更多事情,甚至是做得更好。